Wednesday, February 22, 2006

如果还有明天 - 纪念薛岳!

一个生命力如此强的歌手,虽然顶着被肝癌侵蚀得不堪的肉体,却仍然坚持做专辑开演唱会,我又怎能不感动?忘了那一天电台播着《如果还有明天》,摇滚的节奏,我发现我竟然可以跟着哼起来。新歌吗?怎么我会唱?旧歌吗?是谁的啊?有种熟悉的感动。直到又有一天在电视上看到MV,才猛然记起薛岳,那个曾经用他的生命鼓舞我的人。在他最后一场的演唱会,他披着火红的衣服,挥动着一头长发,狠狠的哭诉“如果还有明天”。两个月后他就死了,只留下这首歌一直在我脑里盘旋。


如果還有明天
演唱:信/薛岳/柯有倫


岳:我們都有看不開的時候 總有冷落自己的舉動 
岳:但是我一定會提醒自己 如果還有明天 

信:我們都有傷心的時候 總不在乎這種感受
信:但是我要把握每次感動 如果還有明天

岳:如果還有明天 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
信:如果沒有明天 要怎麼說再見

信:如果你看出我的遲疑 是不是你也想要問我 
信:究竟有多少事還沒有做 如果還有明天

岳:如果真的還能夠有明天 是否能把事情都做完
岳:是否一切也將雲消煙散 如果沒有明天

信:如果還有明天 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 如果沒有明天 要怎麼說再見
岳:如果還有明天 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 如果沒有明天 OH~ 要怎麼說再見

岳:如果還有明天  信:如果還有明天
岳: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  信:裝扮你的臉
岳:如果沒有明天 OH~ 要怎麼說再見

[柯有倫:RAP部分]

1990的秋天 演完最後一場 生老病死的對話 送來新的希望
下雨了下雨了 那是你的眼淚嗎 將我淋濕可以嗎 讓我感受你的痛啊
笑我吧 不管黑夜是否太傻 笑我吧 走在邊緣只剩掙扎
笑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有明天

1990的秋天 演完最後一場 生老病死的對話 送來新的希望
下雨了 那是你的眼淚嗎 將我淋濕可以嗎 好讓我感受你的痛啊
笑我吧 不管黑夜是否太傻 笑我吧 走在邊緣只剩掙扎
笑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還有明天 是否這生命能夠聽的到
希望我們的夢想永遠不會被忘掉 希望有一天 哈 哈 可以再見面

click on this link to download the song by 信,薛岳 及 柯有伦 for a limited time only!
click on this link to download the original song by 薛岳 for a limited time only!


(摘自http://www.cdnet.com.tw/Catalog/ShowPerformer.asp?PerformerID=7)
36歲的薛岳在這一年面對了人生中最痛苦的生命掙扎,卻也在劃下休止符前,他將自己的生命用音樂燃燒到最後,留下燦爛的光輝樂章。
這一年,薛岳真的好忙,忙的卻好有意義。 第五張個人作品「生老病死」及「灼熱的生命」演唱會在多位好友的努力配合下完成,在他走前,他仍不忘記留下這些他熱愛的音樂,希望在音樂裡帶給我們生活上的不同體驗。
作品「生老病死」不僅是薛岳個人音樂上的成長紀錄,從搖滾、爵士風格蛻變為更自由的音樂型式,也是個人演唱詮釋的最佳表現,雖然他在唱片製作過程中,虛弱的身體讓他一天只能工作三小時,過時則可能會發燒、體力不支,連在錄音室唱歌都必須以高腳椅抵住臀部支撐上半身的重量才能順利完成,但是他的毅力和來自生命中的親身感受讓他在唱腔上有著豐富的情感表現。 一張薛岳用生命餘燼然燒出來的作品聽來格外讓人感動。
有人說薛岳的「生老病死」專輯是「捶著傷口」錄出來的,那又何忍答應讓一個身體虛弱的人再去面對群眾舉辦一場「加速自己生命燃燒」的演唱會呢?薛岳試圖要在生命的盡頭前綻放自己最後的光芒,他用信心和對音樂的執著完成了這場於國父紀念館的演出,雖然館內早已準備好救護車和醫護人員,他還是精彩唱完了演唱會!那一夜,不僅是媒體閃光燈的集中地,更是台上台下音樂感動淚水的一夜。
演唱會後,薛岳在媒體寫了一篇文章,其中一段說:「幕總是有起有落,現在對我個人來講,就是落幕的時候了」。 不禁讓人想起了Queen(皇后)合唱團的一首歌The Show Must Go On,歌詞中寫道:「縱然我的心已碎,臉上的彩妝將落,我仍會笑容以待」。 薛岳就是這樣,在人前絕對是張笑容常開的臉,「灼熱的生命」演唱會裡還不斷表現出他的幽默感,但卻也就是這樣才格外讓人心疼。 十月二十四日,他要求剪去蓄留多年的長髮,只因為他「不要再麻煩媽媽了!」, 十一月七日,下午2時零4分,薛岳安詳地走了,他的生命真的落幕了。

13 comments:

lInda said...

這首歌的確有這種震撼力.

Anonymous said...

今年初上课时,
发现电脑室有一位junior一直重播,
当时一听,很有故事的一首歌。

阿我

Anonymous said...

如果没有明天 我会告诉你我曾爱过你

Anonymous said...

马老师,你果然是桃花运很强。。

哈哈!

阿我

lInda said...

hahaha...話說薑是老的辣....

Teddy Beh said...

哇劳,发生什么代志?(请用福建)
做么半夜鬼榨喉?

Nightraveller said...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rewind/3/1262856360/20060102142937/

Anonymous said...

没有听过
应该会去找找看
大家好啊!
最近天气不好,
要好好保重!

不是我

Teddy Beh said...

download it here lor... then u can listen.

puiyee said...

*jaw dropping*

This is what I get for procrastinating and bloghopping...? Stumbling upon my tutor's blog...?

Ha ha ha!

Hello, Mr. TEDDY Beh.

Teddy Beh said...

re: jaw dropping...

there's no need to be acting so dramatic right?? a lot of the ppl commenting are my ex-students, so there's absolutely no secret the existence of my humble blog. :)

well, thanks for leaving some footprints here.

puiyee said...

the pleasure's all mine :).


anyhow my msn messenger is felicity_2000@hotmail.com, u can add; don't worry i neither stalk nor kacau people incessantly, ehe.

cya around.

D@knight said...

oh my gosh !

Mr. Teddy Beh ....
I really luv ur Dragon ...The one got smoke in it's mouth le...

*laugh with both hand on the stomach...

hahahahahahahahhahhahahahahahah...